复合硅酸盐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复合硅酸盐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皮革下脚料入池酸碱泡这样的皮肚谁还敢吃-【新闻】短柄忍冬

发布时间:2021-04-20 13:22:01 阅读: 来源:复合硅酸盐板厂家

皮革下脚料入池酸碱泡——这样的皮肚谁还敢吃?

皮肚又名干肉皮,主要是猪后腿皮及背皮晾干而成的一种干货食品,可制作拌皮丝、扒猪皮等菜品。名噪一方的“皮肚面”正是选用此料。笔者日前在山东省泰安市采访时发现,当地不法分子竟从皮革制品厂购得下脚料后,直接用石灰、硫化碱、浓盐酸等化工原料进行清垢、发酵等处理,经油炸后摇身一变就成了餐桌上的“皮肚”或“皮冻”。据当地作坊主介绍,这种做法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每年生产旺季的时候每天的皮革下脚料消耗量多达三四十吨以上,产品远销河北、天津、河南、安徽、新疆等地。“石碑”成了皮肚的代名词乘火车到泰安站下车,随便找个出租车司机打听哪儿有做皮肚的,出租车司机一准脱口而出:“石碑,那是我们泰安第一皮毛市场,皮毛之乡,那儿做皮肚的人可多了。”10月22日,笔者刚下火车就直奔距离泰安市区20多公里的石碑村。笔者发现,这个隶属于泰安市泰山区的村庄远离市区,交通也不怎么便利,如果从市区乘坐直达车需要走1个多小时坑坑洼洼的土路,村东头紧挨着大汶河;另外,据当地人介绍,当地压根儿就没有什么稍微有点规模的动物养殖场,当地加工“皮肚”的作坊所用的原料都是从外地运回来的。当笔者穿过村庄往河边看去,虽然事先笔者已经有充足的思想准备,但还是被眼前这一幕震住了:沿着大汶河西岸,足足有两公里左右的地段上,竖满了晾晒“皮肚”的架子,金黄色的肉皮子在冬日的照射下,十分抢眼。炸皮肚的油喂猪都不行虽然没有知情人引路,但笔者还是决定闯进去再说。笔者从东岸返回时没去晾晒最多的桥南晾晒场,而是选择晾晒皮肚相对较少的桥北的一个村庄,笔者直接进了村口的一个晾晒着大量“皮肚”的人家。笔者看到,在这户人家的房顶上,也晾晒着许多干肉皮,门口有6个大水泥池子。几个农村妇女围坐在一个池子边上,手里拿着小菜刀正从泡好的皮子上往下刮沾在上面的油膘等物。看到有生人来,作坊主张海涛从那间土房子里出来,第一句就问:“你是哪儿的,来干什么的?”听说是来买“皮肚”的客户,一脸红晕的张海涛喷着***气把笔者让进了屋:“你们要什么样的皮肚,花皮的?干的还是湿的,是做干货还是做冻子?”一连串的行话,笔者一句也听不懂,为了掩饰,笔者只好声称是第一次做“皮肚”生意,想做点干货。屋外紧靠着墙根有个简易的灶台,支着一口大铁锅,上面是黑乎乎的油渍。“这个就是炸皮子、熬油的,你看吧,这边上的铁桶里就是昨天晚上炸过的油。”笔者探过头往桶口一看,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比起作坊外面的臭皮子来气味更难闻。桶里面的油已经黑得跟沥青油似的,十分粘稠。一位正在从皮子上刮油膘的妇女告诉笔者,这些油都是她们刮下来的油膘熬的油,有股很重的酸味:“我跟你说,那个油人不能吃,直接用来喂猪都不行。”碱、酸都是从化工厂买的11月23日,笔者再次前往石碑村,不过这次走的是作坊主张海涛告诉笔者的路线,直接坐车沿泰安至莱芜的高速路到17公里的佟家庄大桥。尽管天有点阴,但从大桥上往南一看,石碑村的“皮肚”加工场仍然有许多忙碌的身影。笔者看到,这里横七竖八地排列着大大小小数百个池子,几乎所有的池子里都浸泡着皮子。有的池子中的水是蓝绿色的,里面的皮料也被染成了蓝绿色,轻轻地搅拌就发出一阵阵恶臭,而且还夹杂着呛人的碱水味。“这里面都是什么呀,怎么这么臭?”正在从池子里往外捞皮子的老魏笑了:“这是下了碱的。你来这边看吧,等碱好了以后就得捞出来了,用清水泡泡,一下酸就好了,一会就白了。”“都下的什么碱,这么臭?”“就是那硫化碱。”老魏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编织袋告诉笔者。笔者走过去一看,袋上写着“硫化碱,片状,中国制造”等字样,但是没有生产企业名称,也没有地址、电话、品牌等标识。一会儿的功夫,老魏的两大池子也该下酸了。只见老魏从大场西边的两间小屋那里挑来两大桶盐酸,刚一开盖,一股刺鼻的酸雾就随风飘来。老魏拎起大桶就往池子里倒,浓盐酸所到之处,那些发着蓝绿色的皮子立马就现了白:“我们这个石灰、酸、碱什么的都是统一从外边买,他们也是从外面化工厂里买来的。”高峰期,一天排污水70吨11月24日,笔者第三次来到石碑村。虽然前一天晚上刚下过雨,但石碑村“皮肚场”上忙碌的人群有增无减,所有的人仍然干得热火朝天,一车车的皮革下脚料仍源源不断地运往加工场地内。许多人都在收那些已经晾晒好了的肉皮子。在村东,正在炸皮子的一位名叫李清源的作坊主对笔者说:“我们这儿出的货都有检疫的,都是在乡里盖的章,即使有问题了,有检疫章,人家也没法没收你的货。”让当地群众最揪心的是,这些不法分子在加工皮肚时,泡过皮子的石灰水、浓碱、浓酸水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排进了村东头的大汶河。据当地环保部门监测的结果显示,皮肚生产高峰期,村里有600多个水池,一天排放污水70吨,相当于一个中型皮革厂。皮肚废水中COD(注:化学需氧量,是衡量水体受污染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的含量达到每立方米1900毫克,超出国家规定排放标准近40倍。目前,该村的饮用水质已经变咸,多项指标超过了饮用水标准。当地甚至计划让“皮肚”重点加工户捐资30万元打一口深井来解决饮水问题。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当地有关部门早已了解这一情况,但并未对这种恶劣的行为加以制止,只是对生产皮肚的经营户的场地设施进行整顿,统一规划到东河滩上那块“皮肚加工场”。2000年,泰山区环保局只要求当地采取三级净化的方式对这种非法排放的污水进行处理,认为这样可以去除60%的主要污染物。然而,笔者在石碑村“皮肚加工场”看到,所谓的三级净化水池只是个形象工程而已,所有的污水根本未进净化池就直接排进了大汶河。 信息来源:市场报 中国农业网编辑

6号库

航空航天

黄果树风景名胜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