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合硅酸盐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复合硅酸盐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终于能睡个踏实觉了-【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5 20:41:55 阅读: 来源:复合硅酸盐板厂家

因参与杀害一名辅警而潜逃,近19年的时间里无时无刻不受着良心的谴责和警方追捕压力的煎熬。如今被捕,他坦言——

□ 本报记者 韩志强

2017年的8月6日,对于张某红来说,近19年的逃亡路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失去了自由,却摆脱了多年来那压在心里始终挥之不去的梦魇。19年里,他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8月12日,记者在武安市看守所采访了张某红。

一失足成千古恨

1998年9月29日,武安市公安局城关派出所辅警牛洪涛在执行任务时突遭4名歹徒袭击,身中数刀 ,经抢救无效光荣牺牲。案发后,警方在山西省将其中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2008年,第三名犯罪嫌疑人付某落网。仍然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就是张某红。

1976年出生的他原户籍在山西省武乡县农村,后来家里将他的户口迁到阳泉,初中文化程度的他在一家企业当了工人。张某红回忆,1998年9月,和他一起长大的“发小”张某从太原来找他,吃饭时跟他商量说从山西往武安贩煤,赚钱很容易,于是,第二天,他便和酒场上刚刚认识、并不知道真实姓名的“小胖”(即付某)、“小李”跟着张某来到武安。几个人住在张某租的房子里,成天大吃大喝,带的钱很快便花光了。29日,几个人一天没吃饭。当晚,张某提意,找个大车司机“敲个钱花”,便骑摩托车先出去踩点,看到一辆大货车停在路边,便回去拉了张某红和“小李”,但返回时货车已经离开。张某将二人放到路边,又回去接“小胖”。

就在此时,两名骑摩托车的警察来到二人面前对他们进行盘问。张某红的腿上绑着一把匕首,做贼心虚的他撒腿就跑,警察很快将他追上并控制住。这时,张某骑摩托车带着“小胖”赶来,见此情景,将控制他的警察撞倒在地,“小胖”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在这名警察背部连刺数刀。之后,他们逃回了出租屋。被扎中的正是辅警牛洪涛,第二天凌晨牺牲,年仅23岁。

踏上逃亡之路

捅了警察,这让他们非常害怕。几个人在出租屋熬到第二天晚上,便拦截一辆拉煤的货车逃回了山西武乡,在张某红朋友开的一间录像厅躲了两天,探听到已经有警察找到家里,知道祸惹了,几个人就此分手。张某红趁着夜色回家,没敢跟父母说实情,匆匆忙忙地拿了1000多元钱出了门,搭乘拉煤的货车,连夜逃到太原。

自己是山西人,担心在山西不安全,张某红于是坐上了去往内蒙古包头市的客车。在出站口,看到有人举牌子在招工,他想也没想就跟着到了离包头不远的一个工地上,给人盖房子当小工。在工地上搬砖和泥啥都干,这让从没有出过苦力的张某红有些吃不消,但想到自己的身份,他还是忍下了。可干了半个月,包工头分文不给,他敢怒不敢言。

无奈,张某红偷偷从工地跑了出来,漫无目的地坐上火车,到了内蒙古乌海市,看到有的饭店门口贴着招聘服务员的广告,便想去试试,可很多饭店都要出示身份证,他只好编个理由搪塞,最终,一家饭店收留了他,管吃管住,一天只有10元钱。

那个春节张某红是在饭店过的,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离开家人独自过年。在饭店,有个同事是安徽舒城人,两个人很能说得来,过了年,便一起辞职到了安徽。当地家家户户养鸭子,他给收鸭子的打下手,腌制腊肉,有时间也去附近的饭店帮工,一天有十几元钱的收入。

在南方,语言和生活方式他都不适应,尤其水土不服。让他经常生病。他每天担心警察会找上门来,也总想打听武安受伤的警察到底结果如何,因此晚上睡不踏实,提心吊胆。

1999年的初冬,身心俱疲的他决定潜回山西,选了最南端的运城市。刚开始,他在街上摆摊擦皮鞋,用他的话说,这个行业不需要跟别人打交道。擦一双鞋一块钱,晴天一天能赚十几元,一下雨就没生意了。

没干多长时间,张某红就买了一辆脚蹬的人力三轮车,拉客人,这样可以挣得多一些,起早贪黑一天能挣二三十元钱,平均下来一个月能有七八百元钱的收入。

漂白身份做高管

2002年,张某红偶然看到电线杆上的一个招聘广告,就应聘到运城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在当地农村推销治疗关节炎的脉冲治疗仪,没有保底工资,卖一台他可以提90元,最多的时候,他一个月可以赚到2000元。从此,他开始接触到医疗器械这个行业。

一次,他偶然遇到了过去的一个熟人,便编借口,想花钱办个身份证。这位朋友答应下来,2007年给他办了新的身份证,换了名字,户口落在山西忻州,从此漂白了身份。

有了“合法”的身份,张某红出门相对要方便多了,但他的内心依然不踏实,他始终不知道受伤警察的情况,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和正常人不一样。

2014年,张某红和一同做销售的一名女同事成了家,虽然两个人很恩爱,他却始终不敢将自己的经历透露半个字。2015年,他们的儿子降生,这给他带来很大的快乐,但也让他内心更加纠结。

推销治疗仪,很多人受不了累,也没有挣到钱,半路不干了,但张某红坚持了下来,并且干得风生水起,在销售和管理方面都积累了很多经验。2015年,脉冲治疗仪的生产厂家决定在郑州市成立一家公司,集团领导相中了张某红,决定由他负责公司的业务,做公司法人。公司在他的带领之下,业绩不断攀升,销售团队高峰时达到100多人。

被抓内心反而平静了

张某红告诉记者,被抓时他正和朋友在茶楼里喝茶。“当时看到警察我很安静,问我叫啥,我如实说了,问我还叫什么名字,我也如实说了,我问他们,你们是河北来的吧?他们说是。”

从案发到逃亡的经历,张某红对很多细节印象都非常深刻,他说,这些年来,内心总在刻意回避这件事情,很后悔,在内心深处一直不敢去触碰,但却又一直萦绕在心头,去不掉。”

抓他的民警告诉他,当晚被他们扎伤的警察牺牲了,他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他希望能够给受害者的家人做些补偿,求得他们的原谅,也希望他们不要生活在仇恨里。

记者问他,想对妻子和孩子说些什么吗?他再一次沉默了,稍后,摇了摇头,接着补充了一句:“律师昨天来过了,我让他告诉我妻子,尊重她的选择。”

“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选择自首?”对于记者的问题,张某红表示,逃始终不是办法,也想到过要自首,但一想到伤害的是警察,就觉得罪无可恕,同时,对监狱也有一种恐惧感。但来到看守所,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办案民警和看守所管教民警和他谈心,对他很好,他说早知道是这样,自己首先选择的会是自首。“现在是信息化社会,逃终究不是办法,现在内心解脱了,终于能睡个踏实觉了。”

陇南教师资格证考试

嘉峪关事业单位考试

定西西部计划考试

张掖事业单位考试